當前路徑:欢乐升级过河怎样设置 » 法學研究 » 典型案例

被告人W故意殺人案辯護詞

被告人W故意殺人案辯護詞
(文/錢海玲  律師)
 
審判長、審判員:
安徽承義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告人近親屬的委托,指派我們擔任被告人的一審辯護人。接受委托后,我們仔細分析了安徽承義律師事務所接受本案被告人近親屬的委托,指派我們擔任被告人的一審辯護人。接受委托后,我們仔細分析了南京市人民檢察院寧檢訴刑訴(2010)XX號起訴書,通過查閱本案全部的卷宗材料,依法會見被告人并參加了法庭審理,現在當庭發表的辯護意見基礎上提交以下書面辯護意見,敬請合議庭考慮采納:
  一、關于本案對被告人的定罪
  檢察機關指控的被告人W涉嫌故意殺人罪和故意傷害罪依法不能成立。辯護人認為,檢察機關對被告人的犯罪行為定性不當,被告人傷害X女致其死亡應定性為故意傷害罪,傷害B致其重傷是故意傷害罪的連續犯,傷害Y男致其輕微傷不構成犯罪。
 ?。ㄒ唬?、被告人W主觀上沒有殺人的故意,被害人X女死亡的后果是被告人的故意傷害行為的加重結果。
  故意殺人(既遂)和故意傷害致人死亡,都造成了被害人死亡的結果,區別在于行為人的主觀故意。辯護人認為,本案被告人W作案時主觀上既不存在殺人的直接故意,也不存在殺人的間接故意。對被告人故意內容的判斷,不能僅根據是否發生死亡結果來認定,而應該根據被告人的供述、被告人在實施犯罪行為時的具體情況來認定。結合本案的證據材料,辯護人作如下分析:
  1、作案工具。本案中被告人使用的作案工具,是隨身攜帶的鐮刀,這把鐮刀是被告人準備用來割草的,而并非用來準備殺人的。
  2、打擊部位、行為是否有節制。被害人X女的受傷部位主要為左肩胛、右臀外側、右大腿上側。事發時,被告人從被害人的背面實施傷害行為時,其沒有選擇傷害被害人的頭部、脖部等更易致命且更易打擊的方位,其選擇打擊被害人的下肢等非要害部位。被告人砍被害人X女腿部后,陳往前跑了六、七米遠就坐在地上了。此時,被告人主動停止了對被害人陳的繼續傷害,并未施舍無限度的攻擊。據此足以證明,被告人所追求的應是傷害的結果。
  3、案發起因。被告人與被害人均為至當地承包種地的外來農民,雖然平日里因種地發生過不愉快,但雙方并未有過打鬧結怨。僅因被害人搶種了被告人的1畝6分地一事,不足以成為被告人置頻臨生產的妻子和不滿3歲的女兒的生活于不顧,要在光天化日之下殺人的動機。事發當日早晨被告人在家中的表現:起床、洗簌、修農用機器、吃早飯、帶女兒上街買菜、下地干活等等一切平靜、正常,也可見,昨日豆秧被毀一事并未讓被告人產生殺人動機。
  4、是否實施積極救助行為。被告人實施故意傷害行為投案后,對警務室的保安講的第一句話就是:“我砍人了,你們快去救人”,警務室保安的證筆錄中“W說,我也不知道砍得重不重,就是用鐮刀劃的,你們趕快到田里去看看,去遲了說不定人有生命危險”,并主動提出帶警察去事發地點救人。被告人在傷人后直接去警務室要求救人的行為,足以說明其并不希望或放任被害人死亡后果的發生。
  5、被告人的供述。被告人投案后,多次供述前后一致,均表達了案發時的真實想法,即“我想鐮刀砍人肯定能把人砍傷,不會砍死人”,被告人確無殺人的主觀故意。
  綜上所述,被告人W對被害人X女實施傷害行為,主觀上是故意傷害而非故意殺人,對于死亡結果,被告人主觀上負有過失。被告人W主觀上有傷害他人的故意以及致人死亡的過失,符合故意傷害(致死)罪的構成要件,應當認定為故意傷害(致死)罪。
 ?。ǘ┍桓嬡薟對B的傷害行為是故意傷害罪的連續犯。
  被告人對X女實施傷害行為終了后,其直接來到X女的家中,即距第一作案現場約二、三百米,繼續對陳的兒子B實施傷害。兩起傷害行為具有連續性。被告人的犯意是在與X夫婦的打斗中產生的,其當庭供述,當時“腦子一片空白,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傷害被害人B”,此真實的反映了被告人當時極度沖動、不能自控的心理狀態。被告人正是在與被害人X夫婦的矛盾沖突時極度沖動、無法自控的精神狀態下,基于傷害X女或其家人的相同犯罪故意,連續實施的兩起傷害行為,并均構成故意傷害罪,應當認定故意傷害罪的連續犯,不應以數罪論處。
  (三)被告人W對Y男的行為不構成犯罪。
  事發當時,被告人拿著鐮刀追Y男。當Y男趴倒在溝里時,被告人在Y男的左邊腰上砍了一鐮刀。Y男筆錄中陳述到“我被砍了一鐮刀之后,從溝里往前爬,爬了幾下爬起來繼續跑”。試想,Y男面朝下趴倒在溝里,被告人完全有時機繼續傷害爬行中的Y男。被告人不再施加傷害行為,是其不想傷害的主觀意識所決定的。被告人沒有造成Y男輕傷以上的傷害,根據南京市公安局物證鑒定所的鑒定,Y男僅為輕微傷,因此,被告人對Y男的行為不構成犯罪。
  二、關于本案對被告人的量刑
  1、被告人W主動投案自首。
  被告人W主動投案,如實供述犯罪經過,對此,偵查機關以及檢察院均無異議。關于被告人對其傷害被害人B時的動機問題,當庭供述雖與原口供記載不完全一致,辯護人認為,被告人W的當庭供述與原口供記載內容相互補充,具有的完整、統一性,并不沖突。被告人的口供中記載為“在地里砍了Y夫妻后,Y男還講‘你走著瞧’,還講‘要搞死我’”,此后被告人W直接去被害人家中傷害了被害人B;被告人W當庭供述“腦子一片空白,不能自控,也不知道為什么要傷害被害人”這兩種表述,均為案發時被告人的真實心里狀態。行為人的犯罪動機不一定是單一的,唯一的。X女夫婦與被告人的打斗過程中難免存在言語中傷、刺激,被告人當庭表述其已處于極度沖動、無法自控狀態,存在多種原因共同致使被告人W情緒繼續失控、連續犯罪的可能性。行為人的犯罪動機原本是一種心理作用,錯綜復雜,行為人本人也不一定能作出準確判斷、界定。尤其被告人性格孤僻,極不善言辭,其面對偵查機關必須說出傷害B的真實心理時,能不能全面說出的動機、能不能正確分析自己真實的心理?結合被告人W的個體因素,辯護人認為,我們不應當對被告人W提出更高的要求,傷害B犯罪動機的當庭供述與原筆錄記載并非絕對沖突,不應認定為翻供,更不能因此否定自首的認定。又,在公安機關多次訊問中以及庭審中,被告人都對自己的行為表示悔恨,有悔罪表現。根據《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(試行)》第三條第一款第十項之規定,犯罪事實或者犯罪嫌疑人未被司法機關發覺,主動、直接投案構成自首的,可以減少基準刑的40%,辯護人懇請就此情節對被告人減少基準刑的40%對其進行處罰。
  2、被害人X女、Y男有重大過錯。
  根據公安機關的對被告人的訊問記錄和對相關人員的詢問筆錄,被害人在本案中有重大過錯。第一,證人S、XX街道XX村村委會XX生產隊長XX的詢問筆錄均證實,涉案承包地,是XX承租Z的土地,并支付了1600元承包費,后S又把這塊地轉租給了W父(被告人的父親),被W父父子種上大豆。后Y男又找到S也要租地,被S明確拒絕。案發前一天,Y男又找到S租地時,S明確告知他:豆子已經種了,等這季豆子收了再轉租給他。就是在這種情況下,Y男夫婦仍然強行將被告人已經長出的豆苗全部鏟除,播種了自己的豆種。被害人X女及其丈夫是本案發生誘因的制造者,是矛盾的挑起者,被害人X女及其丈夫負有不可推卸的過錯責任。第二、在案發當天,當被告人到自家的黃豆地里割草時,遇到了受害人X女和她的丈夫Y男。Y男沖著被告問:“你是不是來找我們的?”言語之中頗多挑釁意味。被告因豆秧被毀,就斗氣回答到:“我就是來找你們的?!敝笏椒⑸蘇?。X女跑到被告人面前用手抓被告人的衣服,同時被告人見到X女的丈夫也拿了一個把手從拖拉機下來,以為是來打他的,被告人便拿起了鐮刀,從而發生了這起血案。
  根據《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(試行)》實施細則第三條第二款第17項之規定,被害人有明顯過錯或者對矛盾激化負有直接責任的,可以減少基準刑的30%;辯護人懇請就此情節對被告人減少基準刑的30%對其進行處罰。
  3、本案系由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發引起的案件,被告人有積極搶救行為。
  通過今天庭審查明的事實可以看出,該起案件的發生,起因是被告人與X女、Y男因承包地的租種而引起,是農民之間因未能妥善處理好相互之間的矛盾而引發的糾紛。被告人到公安機關投案之后,向當時的值班警務室保安說“我砍了人,你們快去救人”(2010年XX月XX日W第4次訊問筆錄第4頁和2010年X月X日詢問筆錄第2頁),有明確的搶救意愿和行動;其家人得知后當即支付了6000元用于治療搶救。
  根據《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(試行)》實施細則第四條第二款第4項之規定,有下列情節之一的,如“鄰里糾紛等民間矛盾激發引起的案件,被告人有積極搶救行為?!比艋夾淘謔曖釁諭叫桃隕系?,減少基準刑的10%以下;辯護人懇請對被告人適用量刑時對此情節予以充分考慮。
  4、積極賠償被害人的經濟損失
  案件發生后,被告人在家屬在家庭經濟狀況并不富裕的情況下,仍然籌措2萬元現金作為經濟補償已經交到法院。根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(試行)》實施細則第三條第15款第2項,“積極賠償部分經濟損失的,可以按比例減少基準刑”,請對被告人此情節量刑時予以考慮。
  5、被告人系偶犯、初犯,一貫表現良好,悔罪態度較好,無任何違法犯罪記錄。
  被告人是屬于偶犯,初犯,遠離家鄉到外地承包土地,一位本分農民本想通過自己的辛勤勞動改變貧困的生活,一時沖動鑄成大錯,十分后悔。在辯護人多次會見被告人的過程中,多次向辯護人表達了自己深深的悔恨之意。在此次被羈押之前一貫遵紀守法,沒有任何違法犯罪記錄,此次犯罪行為與他文化程度不高,法制意識淡薄有很大關系。被告人及其父母的經濟條件都不好,且其父母年事已高,兩個年幼的女兒(其中一個在被告人羈押第二天出生)還需要父愛。以上幾點,雖然在法律并無明確的減輕處罰規定,但是考慮到本案被告人的實際情況,懇請人民法院在量刑處罰時予以重視。
  綜上,根據本案事實及江蘇省高院關于量刑的相關規定,辯護人建議對被告人以15年為量刑基準刑,根據被告人上述減輕處罰的情節,可以減少基準刑的80%以下,根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《人民法院量刑指導意見(試行)》第二條第三款第2項之規定,“量刑情節對基準刑的調節結果在法定最低刑以下,具有減輕處罰情節,且罪責刑相適應的,可以直接確定為宣告刑?!奔詒景副桓嬡司哂型棟缸允椎姆ǘ跚崠ΨG榻?,辯護人建議對被告人判處十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期。
    以上辯護意見,懇請合議庭考慮采納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 辯護人:安徽承義律師事務所   律師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   錢海玲
     二〇一〇年十一月二十二日